小雨转晴

试着瞎写点啥的第九世界旅行者。主刷海囚【黑白组】、UNDERTALE、Steven Universe

黑白组温馨三十题(9?/30)

注意事项:

CP为Kcalb x Etihw,想要写出两位在灰庭原作的日常相处模式。

题目为温馨三十题的其中八道,顺序根据剧情有调整。其他的?脑洞不够想不出来非常抱歉!!orz

不发刀!!请喜好甜食的各位放心食用!

第一次正式的同人献给最爱的黑白组ww如果有任何OOC的地方,请不要大意地让我知道!

祝各位阅读愉快w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【睡着的猫和他。】

即使是在平和的灰色庭园中,今天也是难得的好天气。午后的阳光透过缕缕云彩,暖暖地照进黑白城里,为魔王随着平稳的呼吸而一起一伏的发丝镀上了一层柔和的金色。也许是这阳光过于舒适,让人不禁变得慵懒起来,平时忙着吃巧克力蛋糕的Kcalb这时倚着靠椅,与蜷缩在膝上的黑猫白猫一块打起了盹。

一桌之隔的Etihw眯着眼饶有兴趣地上下打量面前熟睡的人,然后连人带椅瞬移到Kcalb身侧,轻轻抽出他手中握住的餐叉放在桌上。稍微调整了一下位置,神依靠着魔王的肩膀,合上了眼帘。

比起四处走动,果然还是睡午觉的时间比较幸福。


【床单要绿色还是蓝色?】

太鲜艳的颜色在黑白城里总显得格格不入,所以两人在用色问题上没有太大的争执。

可是并没有谁规定图案的风格啊——

所以也不怪Kcalb看见棺材里可爱的抱抱小熊床单时胃里一阵绞痛了。

 

【“我忘了拿浴巾”】

关掉水龙头,Kcalb湿漉漉的手伸向挂在墙上的浴巾——抓了个空。

Kcalb疑惑地环顾四周,哪也找不到浴巾的影子。

——怎么回事?谁知道呢,反正Kcalb不知道。他也无暇顾及这个,眼下最需要考虑的是“怎么办”。叫Wodahs送浴巾过来?可是不知道他在哪;大声呼唤?不说Wodahs能不能听到,要是被正在隔壁房间的神发现自己不如钻回地底再待个几百年。绷着魔王的面子左思右想,Kcalb也没觉得哪个方法有可行性。

难道只能叫Eti了吗……浴室门内的人纠结得直皱眉头。

这样只能叫Eti了呀,躲在浴室门外的罪魁祸首愉快地想着。只要Kcalb用普通的音量呼唤,全知全能的神,Etihw,就会“恰好”路过房间并听到,上演“美救英雄”的一幕。

Etihw耐心地等着。然而左等右等,浴室内始终没有动静。一分钟,两分钟,五分钟,二十分钟。

然后,浴室门“刷”地一下被拉开,Kcalb出来了,穿戴整齐地。

赶紧瞬移回座位上的Etihw有那么一瞬间没明白怎么回事,然后“噗嗤”一声笑了出来——什么啊,这么爱面子吗?即使到这种地步也不愿求救呢。

很快,Kcalb快步走进大厅,面不改色地坐回Etihw对面的位子。

“今天Kcalb洗澡用了很长时间呢。”Etihw装作不经意地说道。

“有、有吗?”板着的脸立刻显出一丝慌乱,白色的瞳孔悄悄瞟向Etihw以窥探对方的反应,不用说也知道Kcalb此刻的内心紧张得不行。

结果还是很容易地露陷了,Etihw哭笑不得。这次还是放过他好了。“啊,只是随口说说罢了。”


【亲手剪发。】

“头发又长长了,”Etihw理着自己已垂过肩膀的黑发,发梢在指尖绕了一圈又一圈。“那么又要拜托Kcalb帮我剪一下啦。”

“唔,好。”话是这么说,Kcalb却没有行动的样子,望着Etihw似乎欲言又止。

“怎么?有哪里不对吗?”

“不……”Kcalb习惯性地转开眼,“只是觉得,Eti留长发也很好看……为什么要剪掉呢?”

Etihw轻笑出声,“因为不想被Kcalb讨厌啊,长发会让你想起不好的往事吧。”

“其实已经没有那么在意了……”Kcalb语气坦然,“当然也不会勉强你。”

神当然知道魔王早已原谅了她。只是她无法原谅自己罢了。

但是,只要牵着他的手,总会有释怀的一天,不是吗?


【在原地等待。】

Etihw再次将手心贴上白色的棱石。这个空间的封印十分牢固,她尝试了许多遍,希望与黑白城里的棱石建立连接,但只收到无边的寂静。

突然,棱石内响起了稀稀落落的杂音,一个熟悉的声音断断续续地传来:“喂……喂……Etihw吗?”

“Kcalb!”Etihw立即加强了手中的能量,通讯终于变得清晰起来。

“Etihw!听得见我说话吗?你那边怎么样?”

“我没事。庭园那边情况如何?我完全感知不到。”

“敌人很强,估计马上就要攻进黑白城了。只靠Wodahs和Grora挡不住,我要把他们的首领引到‘那里’去。”Kcalb以极快的语速说完战况,沉吟了一下,又继续接道:“你最好待在原地——黑白城现在很危险。”

“不用你说,我现在也出不去。”Etihw苦笑道,“不过你把我当什么了?我可是神啊。”

“这一次不一样……至少在敌人被削弱之前,不要去‘那里’。”通讯有些不稳定了。

“行。你自己多加注意。”

“你也是。”

通讯中断的瞬间,Kcalb转向门口,随着一阵爆裂般的轰鸣,一个红色的身影站在了厅前,手中迸发着炽热烈焰的三叉戟轻轻在地面上敲击着。

“哼……已经来了吗。”Kcalb眯眼端详这位同为魔王的对手,白色的瞳孔逐渐收缩成线。

“那就开始吧。”

 

【哭泣时覆上眼的手。】

不知道过去了多长时间,Kcalb的意识从混沌中挣脱,逐渐与外部世界恢复了联系。他感到细小而尖锐的疼痛慢慢从四面八方袭来,不会让人撕心裂肺,但是如虫噬般煎熬。

他稍微睁开眼,视力尚未完全恢复的视野中映出朦胧的白光,能模糊地辨认出Etihw的身影坐于左侧。似乎是察觉到了他的苏醒,Etihw轻晃了一下,但不发一言。随着更多的意识回到Kcalb掌控之中,他能感受到治愈魔法的能量正缓慢地注入体内,令人安心的温暖流转全身。同时,几滴温热的液体滴落在他的左臂——他猜到了这是什么,可他又有些不敢相信。

Kcalb试着让喉咙发声,除了嗓音沙哑并无大碍。“Eti,你……在哭?”

魔法突然减弱。Etihw没有动作,非同寻常的沉默持续了相当长的一段时间。直到她最终发出悠长的叹息和一声平静的回答。

“……啊,是呢。”

心脏好像被紧紧攥住,五味杂陈的情感掠过Kcalb的脑海。他试图抓住这些感受融进话语里,但寡言的天性让他找不到合适的措辞,何况有些感受连他自己也说不清道不明。

但是自己不该沉默。

Kcalb几乎是下意识地抬起左臂,突然的吃痛让他稍有停顿,但他还是伸手抚上Etihw的脸颊。

“我没事了。”

“嗯。”

Etihw反握住Kcalb的手,轻轻覆在双眼。Kcalb感觉到湿润的睫毛扫过掌心。

“我也没事。欢迎回来。”

 

【撩起刘海后落于额上的亲吻。】

“……”

“……”

“既然Yosafire也走了,我们继续吧?”

“等……!”

不等魔王做出回应,神凑近魔王的脸颊,轻浅地落下一吻。

“唔咳咳咳咳!!噗咳!”

“呼呼,反应这么激烈啊。”

“废话!突然这样——”

“Kcalb也要回礼哦?”

“?!”Kcalb猛然抬起头,不可思议的目光对上Etihw深不可测的黑瞳,神似笑非笑的表情让他无法分辨这到底是一句玩笑还是别的什么。

“真是上了年纪的大叔啊,连礼尚往来的礼貌都不清楚了?欠别人的迟早都要还呀。”Etihw仿佛失望似地俯下身拨弄身旁的花朵,上扬的嘴角却掩盖不住恶作剧成功的愉悦之情。

大叔太容易被戏弄了——

突如其来的阴影遮蔽了阳光,神明额前的几缕发丝被有些颤抖的手小心翼翼地撩开,魔王像个急躁莽撞的孩子一样迅速在额上印下一吻,然后触电般弹开老远。

Etihw怔怔地保持着俯身的姿势,似乎过了很久,她才说服自己将游离的目光聚焦在咳得近乎要吐血的Kcalb身上。她现在该嘲笑魔王因咳嗽而胀红的脸吗?神不自觉地用手背触碰自己的脸颊,不禁露出苦笑。

现在的自己怕是没资格嘲笑他呢。


【“猜猜我是谁?”】

按照往常的惯例,Kcalb独自来到花田。夜已深了,满月的光辉静静洒落万物。他挑了一块空地,坐下,逆着并不刺眼的月光注视星空,有时想些什么,有时只是默默地看着。

眼前突然被盖住,身后传来故意压低的嗓音:“大叔猜猜我——是——谁——”

“Eti,别闹……”不假思索的判断脱口而出,Kcalb才觉得好像有哪里不对,“Yosafire?”

身后的人松开手,Kcalb回头,看见Yosafire正表情微妙地盯着他。

“呃,刚刚那是误会……”

“不不不大叔你不用解释的!我都懂的!”

你懂了什么啊?!Kcalb忍不住腹诽道。

Yosafire自顾走到Kcalb身旁坐下,仰头望向月亮,心情不错地哼着歌。就这么相安无事地过了一会,Yosafire仿佛恍然大悟般宣布自己的结论:

“大叔绝对经常和Etihw一起来赏月吧!”

“没有!!从哪里看出来了!”

“哼~明明从哪里都能看出来!绝对是事实!”

“都说没有了!!”

然而兴高采烈的Yosafire完全没有听进去的样子。Kcalb不禁扶额,十分确信明天早晨她就会把这件事添油加醋地传遍灰色村。最近还是不要让Eti去村里比较好……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追加【二重奏。】

嗯?二重奏当然是要听的了!XD(Forever In My Heart - CMA)(http://music.163.com/#/m/song?id=33223212&userid=63316589)

第一次听的时候就觉得适合黑白组。纯音乐,低音平静沉稳,高音轻盈跳跃。些许音符的变奏,是为这庭园增添的斑斓色彩;永恒不变的旋律,是黑与白在此相守相伴。

写不出来那种感受……各位为何不自行欣赏一下呢?

评论(4)

热度(46)